“一带一路”战略中传统文化的开发保护与利用

发表时间 :2017-08-03 16:19来源: 中央统战部网站类型:利好新闻

具有两千余年历史的“丝绸之路”不仅是东西方贸易通道,也是人文交流的通道。在这条通道上,亚欧非大陆互学互鉴的文化往来推动了人类文明进步。“一带一路”战略是综合全面的合作倡议,其实施既有多元多维的文化背景,也必然包含文化交流的内涵,甚至在某些方面要文化先行、以文化为支撑,增进沿线各国人民相知相亲,互信互敬,共生共荣。努力发掘传统文化价值并加以保护是“一带一路”战略应有之义。
 “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连接着丰富多彩的多种文明,囊括了塞缪尔•亨廷顿所说的八种文明中的七种,而每种文明内部又因地理、历史、民族等多种因素形成众多的分支和派别,可谓千姿百态,异彩纷呈。种种文明中各有自己的传统服饰、建筑、民歌、舞蹈、民谣、民间故事、绘画、习俗、礼仪、观念等。合理开发利用这些传统文化,会为“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带来三方面间接或直接的助推力量。
首先,传统文化可以在更深层次增进交流,并且使了解的程度更为准确细致。每个民族的传统文化可以说是该民族的“根”,深深地扎根在其繁衍生息的土地上,特有的文化基因传承在该民族每个成员身上,也呈现在其成员的衣食住行之上。了解一种传统文化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亲临产生它的土壤,接触它的传承者。通过接触,各种传统文化的个体会互相认识到他文化的优点,审视本文化的不足,从而做出调整并适应。这样互相了解的方式以及产生的效果会使“一带一路”沿线人民真正达到相知相亲,多元共处。
其次,以传统文化为主题的文化产业可以直接产生经济效益,是经济发展的一个新的增长点。随着经济发展和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文化与商业间的融合加快加深,而开发传统文化为主题的文化产业也是“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的一个方面,蕴含着巨大的商业机会。“一带一路”国家和民族众多,传统文化多种多样,随着互相往来需求的加快,必将催生出大量以传统文化为主题的文化产业,直接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
最后,传统文化是构建和展现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源泉。软实力越来越成为一个国家国际地位的核心成分,是世界各主要国家展开竞争的新的增点。软实力以文化、政治制度、价值观念等为载体,其中文化包括传统文化是构成软实力的首要因素,会对其它载体产生一定的影响。“一带一路”国家间的合作如果能以传统文化为主题构筑起有吸引力和感召力的软实力,必会增加和带动在其它方面的合作。
传统文化在“一带一路”实施过程中具有重要的潜在作用,但这些作用很难自发产生,需要有意识地发掘传统文化价值,使其更快更多更好地助推“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发掘过程中要依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和商务部2015年3月联合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提出的共建原则,即开放合作、和谐包容、市场运作和互利共赢的原则。
一是增加人员往来,开展更多传统文化交流活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众多,传统文化种类众多且差别较大,传统文化交往既有必要性又有可能性。文化交往实施归根结底要靠沿线各国和人民。在国家层面,可由政府牵头,举办沿线国家文化交流活动。如互相举办文化年、图书展等;加强媒体间交流;电影与电视节目的引进和推出;互办多样的以传统文化为主题的文艺活动等。在个人层面,鼓励民间团体或个人交流;互派留学生;鼓励民众互相出国旅游等。
二是传统文化应该积极与市场相结合。传统文化要想得以延续,一方面需要人们的保护,另一方面其自身也要与时俱进,既继承又发展,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过程中,要求传统文化与市场相结合,在保留自身传统精髓和在市场竞争中得以存活之间寻找平衡。如西双版纳的橄榄坝、丽江古城等,开发为旅游景点后,自身努力在市场中寻找定位,以其传统民风民俗吸引国内外旅游者,既使传统得以延续又创造巨大经济效益。
三是积极把传统元素与现代科技元素相结合。传统文化中的一些技艺是生产力不发达时代的产物,虽然在历史上曾备受推崇并延续至今,但应该随着科技的进步而进步,如一些传统的医药配方、布料印染等应该与现代技术适当结合,在保持其原有特色和效果的前提下规模化生产,创造更大的经济效益并造福更多的人民。
以传统文化助推“一带一路”战略中要特别注意的问题是对传统文化开发利用的同时要加强对其保护的力度。传统文化是特定个体与特定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相互作用形成的,三要素互相影响,其中一方面发生变化就必然引起另外两方面的变化。在自然状态上,各种传统文化在内部动力的作用下缓慢演进,更多表现出传统文化的延续性,在经济不发达时期尤其如此。“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交通运输等基础设施条件和科技的发展,文化间交往增多,外来文化渗透加剧,将会给传统文化三要素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各种传统文化个体的生活方式、生活环境和思想意识都将发生重大改变,传统文化发生突变的可能性激增,很有可能打破或阻断传统文化延续的历史路径。罗伯特•W.考克斯说:“文明在回应内部多元性和进行外部交往的过程中逐渐进化。”这表明从长远看,传统文化的历史演变是大趋势,但应该控制其进程,使其不致发生破坏传统文化精髓及其演化规律的突变。
“一带一路”实施过程中,首先要提高当地政府对传统文化保护的管理水平、能力和思想认识。决策管理部门和开发经营部门都直接关系到传统文化的发展,遵守文化发展规律,实施保护性开发,因地制宜,量身定制符合当地的文化开发和保护规划。建立与市场经济相一致文化体制和配套政策,完善文化基础设施建设,培育文化产业经营人才。政府应该通过宣传教育使人们认识到传统文化、文化多样性对社会发展的重要意义,塑造有益于传统文化延续的社会氛围和意识。我国各地政府在传统文化保护管理上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福建永定县政府在永定土楼的开发保护上就是一个成功的案例。2008年,福建土楼申报世界遗产成功,将保护传统文化建筑和开发旅游资源完美结合。在这一过程中,当地政府在管理机构设置上,职能定位上的长期规划和逐步落实起到了关键作用。其次,完善法律法规和各级政府文化政策等,规范对传统文化的开发过程和效果,保护各民族有形和无形传统文化遗产。市场经济中对传统文化的开发利用很容易出现只顾眼前利益,不顾长远利益的短视行为,有了法律保障,就会杜绝或减少盲目的开发方式。福建当地政府在保护和开发永定土楼过程中,也出台了一系列法律和规定。如《福建省“福建土楼”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办法》,并成立了较为完善的县、乡、村一体的执法管理体系。再次,借鉴国外先进经验,“一带一路”战略实施过程中,要积极和国外合作开发和保护共同的传统文化。国外在传统文化保护的先进经验,如传统文化产权制度,这种制度下,产权主体会尽力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并有自我保护的强烈意识。还可以借鉴建立中国传统文化保护的动态信息系统和预警系统等。在和外国联合开发保护传统文化上,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于2014年联合申报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跨国系列文化遗产申遗通过,这是中国进行跨国联合申遗成功的先例,也是世界上第一个以联合申报的形式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丝绸之路项目。联合保护和开发不仅对保护传统文化有益,还增加了国家间的文化交流和对文化、历史、身份的共同认知,对“一带一路”的成功实施有长远影响。最后,依托传统文化个体自身,尊重个体意愿,使传统文化特殊个体建立起自我保护的文化自觉,充分借鉴文化学中“他者”和“自我”相互结合的理念,调动文化个体保护自己传统文化的积极性主动性,同时引导个体对异文化的正确认识,克服传统文化原教旨主义和虚无主义,既不固守传统,也不妄自菲薄,鉴别本文化中的精华与糟粕,推陈出新。
彼得•J.卡赞斯坦说:“文明是多元的,即多种文明共存于现代文明这个宏大的文明系统之中,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全球性世界。文明又是多维的,即每种文明内部也存在多种文明形式,分别来自于不同的传统,各存歧见、相互竞争。”文明多样性与差异性并存是传统文化乃至一切文化领域发展的规律,在“一带一路”实施过程中,应该顺应规律,既合理开发利用传统文化的积极作用,使其对“一带一路”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助推作用,同时要维护其赖以生存延续的自然、社会环境,防止外界力量过快过多介入时传统文化发生突变,达到传统文化延续、演化与取得社会、经济效益间的平衡。(注:2005年7月出版的《北京城市功能定位与创新文化文集》已收录了本文)
(作者:王克剑  民进中央出版和传媒委员会委员、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会员、民进北京市委企业家联谊会会长、城市建设杂志社社长)

鲁科财富

联系我们官网微博

京ICP备12012028号-1 | Copyright © 2012-2016 鲁科财富版权所有

鲁科财富官方微博 鲁科财富公众微信